苔青

更多植物生活在新浪博客「苔青」,微信公号「苔青」taiqing_mossgreen

联系电邮 mossgreen@vip.163.com

初夏的枫杨,挂下一串串清亮的绿色小飞机。像春天的紫藤花,也像日本舞妓鬓旁的花钗。

也许因为和枫树一样都有长着翅膀的小果子 —— 翅果,这才叫「枫」杨吧。

民居前三三两两悬挂着闲静的日子。

一棵海槿,冬天剪了枝,新换了盆,好长时间才缓过来。快入夏了总算爆出绿油油的新叶。

树底一丛蕨,幼芽稚嫩可爱。

纤纤藤蔓婉转自持,袅绕升上树梢尺许。

金边黄杨盆栽,阴天的新绿格外沁人。

春光灿烂中的多肉
(滥竽充数的那位是麦冬)

大叶女贞

蛋壳小花盆很适合种一棵这样的小树苗。

青春的三角枫,有酢浆草朝夕相伴。

酢浆草朝发夕收,带着露水,像一把把小伞。

草窠山。

花盆里的杂草种起来也很漂亮的。